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门户网资讯 » 主页 > 文化 > » 正文
开心麻花投资人郑培敏:投资长城影视6年获40倍
  发布时间:2018-01-13 17:56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文化人被情怀所限制,以自我为中心。比如,有些知名导演就属于文化人,拍了个电影票房很低,就感觉是中国老百姓的素质很差。当它的商业化失败的时候,他不是怪自己,而是观众,是这一届客户不行。——郑培敏

  国庆档以来,《羞羞的铁拳》以17.5亿元的累计综合票房,超越《港囧》成为中国影史2D电影票房冠军。

  话剧改编成电影的商业模式又一次成功复制,不仅给开心麻花带来了可观的利润,也让开心麻花唯一的个人财务投资者——郑培敏又一次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

  2015年,在投资长城影视6年获得40倍回报退出后,郑培敏成立了自己的文化产业基金。在2年多时间里仅投资18个文娱项目,但平均单个项目的投资回报率在50%以上。

  虽然一直聚焦于文化产业,但郑培敏告诉读懂君,他已经有近两年没有买过影视行业的公司,估值普遍太高,现在最佳的投资领域是体育产业。

  一、像追女生一样追到开心麻花

  2012年,我决定聚焦投资——只投文化行业。为什么是文化行业?这里面有很多偶然性和必然性。

  首先在盲目探索的投资阶段,我们偶尔投中了长城影视,它的业绩增长非常好。我突然间意识到,改革开放30多年之后物质生活领域暴利机会已经没有了,而精神生活领域还有大机会;

  其次,我当时是东方明珠、博瑞传播的独立董事,能够了解到文化类上市公司的运作方式以及中宣部对文化企业的监管要求。

  必然性是我自己的知识范围:经管学院毕业,不懂科学、不了解技术,完全不具备去辨别高科技项目真伪的能力。而文娱就是吃喝玩乐,看得见也摸得着的。那时,别人还会给我介绍环保、医药的项目,我都不看,坚决拒绝诱惑。

  系统性地开始找文化企业后,长城影视董事长给了我不少意见。他的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任何影视剧就是讲故事,所以要去找能够系统性的、低成本的讲故事企业。”

  顺着这个思路,我发现当时有两个选择。一是网络文学,二是话剧。前者的要价太高,后者的成本却很低,一般小成本的话剧制作才100万左右,这对我们搞金融的人来说其实很少。

  既然决定要投话剧,必然是要投中国最好的企业,我分析了北京和上海所有话剧演出票房排名后,发现在前10位中,有6家来自开心麻花。

  这么牛逼的一个公司,当时市场上却没人看得到。可能在投资上,大家都习惯人云亦云,缺乏独立思考能力。

  发现了开心麻花后,我们就通过114、百度等各种方式查它的资料,不断骚扰他,跟卖保险的一样,过程很费劲,结果找到之后人家根本不理我们,还以为我们是骗子。最后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进行接触沟通,跟追求女生一样追求到了开心麻花。

  刚接触的时候,开心麻花是不敢做电影的。

  因为一个话剧就一两百万投资,输了就输了。电影最便宜的是夏洛特烦恼,加上宣发共4000万;这次羞羞的铁拳大概7000多万;驴得水大概2000多万,加上宣发大概3000多万。

  当时开心麻花的净利润大概就几百万,要投两三千万做电影,吓都吓死。但作为风投,我们支持开心麻花做电影,不仅给钱,也给理念和信心。可以说,开心麻花的成功,有一部分原因是风投的介入。

  我从来不把开心麻花当成一个话剧公司,“话剧第一股”是对开心麻花的低估201510月份的时候,我就说了开心麻花是一个未来可以比肩华谊兄弟和光线的两三百亿市值的公司。

  为什么呢?因为它22部原创话剧,至少1520部是可以转化为电影的,每一部蕴含的利润至少是一个亿。

  开心麻花每一部话剧转化电影的时候都有几个特征:第一全是2D的,所以技术上都是低成本,不会出现过亿投资量的电影;第二,它都是剧本取胜,开心麻花的品牌取胜,它不需要明星演;第三,可持续,无论是徐峥的囧系列还是吴京的战狼系列,他们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不可持续。但开心麻花有那么多话剧,他的商业模式是可复制的。

  开心麻花的22部原创话剧有接近20部可以转化为电影,每一部蕴含的利润至少是一个亿,这样的公司就很值。

  二、只投文化商人、不投文化人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