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门户网资讯 » 主页 > 相关导航 > 记忆追寻 > » 正文
媒体:历史会怎样记忆鲁冠球和浙商?
  发布时间:2017-10-29 11:22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鲁冠球伟大的事业从宁围镇起步,这块由钱塘江围垦而成的土地,唯一留给子民的是贫瘠和忧愁。没人有想到萧山日后的奇迹,同样的裂变还发生在温州、宁波、绍兴、义乌。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4块钱的车费,515路公交车可以穿越钱江三桥,把客人们从杭州汽车东站载到宁围文化中心,全程只需要30分钟。如果自己开车,15分钟也就足够。这段咫尺之间的路程,72年来鲁冠球始终未曾跨越,未曾搬到离杭州更近一步,遑论京沪。

  或许,抛开种种豪言壮语的浮光,我们把鲁冠球的举止归结为政治智慧更加贴切。这个萧山乡下人自有其精明、豪放的一面,以及内心更为深沉的积淀,不为人测。

  带着结论去追寻,得到的往往只是臆想的原因。时已至此,人们已经无法还原彼时彼刻的细节。然而,从浙江历年风起云涌的浪潮来看,早年的鲁冠球绝非天赋过人,乃是时代所造就。

  01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作为第一代登上经济舞台的商人,与鲁冠球并肩的还有禹作敏、吴仁宝、冯根生等,他们在改革开放之前便自行其是。事实上,当年弄潮之辈,绝非寥寥,终因种种原因埋没在历史的尘埃。

  鲁冠球伟大的事业从宁围镇起步,这块由钱塘江围垦而成的土地,唯一留给子民的是贫瘠和忧愁。没人有想到萧山日后的奇迹,同样的裂变还发生在温州、宁波、绍兴、义乌。

  潮起钱江,润泽浙省。

  1945年出生的鲁冠球,第一份工作是到萧山县铁业社当学徒。

  时人或许很难想见鲁冠球当时的绝望,这个发誓不肯种田的人,曾在萧山工厂打铁三年,三年困难时期,则被精简回乡——后来,这个词转变为下岗。

  1960年代,应该是上半期,鲁冠球决定在宁围乡办一个米面加工厂,就跟亲友们东拼西凑了3000元钱,买了一台磨面机和一台米机。这应该算是鲁冠球的第一次创业。生意很红火。

  鲁冠球伟大的事业被割了资本主义尾巴,他的黑工厂被关闭,机器被廉价处理。破产后的鲁冠球还债的办法是,出卖祖父留下的三间旧房。

  当时,钱塘江筑起了堤坝,宁围乡也因围垦而扩充,成为一处交通要道。抓住商机的鲁冠球二度创业的办法,就是在钱塘江堤旁搭个小小违章建筑,专事修理自行车。钱江旁边搭上小棚,简易的修车铺承载着他生存的梦想。

  02

  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钱江潮涌历来吸引多少词人骚客登高作赋,可那千堆白雪也曾将多少生灵吞噬。鲁冠球,以及他的修车小棚,也曾多次险遭灭顶之灾,尤其是在夜间,最不为人知的时分。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鲁冠球把一切思绪都隐藏在豪放和粗犷之间,别人已经难以洞察他对往昔苦辛的感怀。或许,对饥饿的恐惧已经超越对生存的珍惜。

  着眼于此,也许我们对于鲁冠球无须过度礼赞。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往事缥杳,模糊了许多记忆,可总有立史作传之流,秉笔直书之辈。

  即使在浙商之中,我们同样可以找出类似痛苦的记忆。当鲁冠球几度捡拾起支离破碎的修车铺之时,南存辉正在订布鞋,王振滔正在做木工,楼忠福正在挑砖头……

  或许,这些艰辛岁月已成为功成名就的名流们夸耀之资,后世阿谀逢迎之辈更是迫不及待,将此描绘上梦呓般的玫瑰色,仿佛来自远古的浪漫,而不是这几代人共同的泣血伤痕。

  意志和韧性支持鲁冠球走过了那个备受摧残的年代,他屡败屡战,再战宁围公社农机修配厂。那时,他有6个创业伙伴,4000块启动资金。

  7个创业元老之中,有一个是鲁冠球的妻子章金梅。这个育有三女一子的女人,后来一直在车间里做焊接工人,直到退休。原杭州市委书记厉德馨在2001年回忆,有一次鲁冠球陪他到车间参观,在一台机床旁,厉看到一位中年女性在埋头工作,没有同她讲话,鲁冠球也未作介绍。走过后,另一位陪同者告诉厉,她就是鲁冠球的妻子,厂里想照顾她,不让她再在车间干重活,但他(她)们俩人都不同意,只能作罢。

  当时万向有3万套已经销出的产品被发现瑕疵,鲁冠球把他们背回来之后,当场全部砸碎,再以6分钱一斤的价格卖给废品站。

  显然,鲁冠球对于自己当初的选择感到自得。在2007年的年会上,他再度提到,我们过去为什么放弃镰刀、铁耙这些农机具选择万向节,就是因为我们看到了万向节是个大市场,交通业的发展是大趋势,实事证明我们当年的选择是对的。

  03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